导读
开启左侧

廿 北 束 ·乙本二册

[复制链接]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yinaje 发表于 2018-12-12 11: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廿 ·乙本二册  
2006-04-10 18:20:33
廿     七月廿二日      二零零五年
今闻多为, 乙本二册
[[摘抄前时所作,有些突然的茫然。知道自己现在的路途并不清晰,知道自己只有回忆曾有的那份激情,曾有的那些文意,而今天什么都没有。2008-4-29 ]]
  
拓眼望去望浮萍上的浮凭,在苍茫之岭阔怀之愤,推几知行
「我的心绪烦阔的很,妹带我去。被我们称为崂山的无名山,享受它的峰襟与畅措 」
还吹须着初一的数学校单科竞赛的第二名,以差二分满分(点错的小数点,是介绍我时必备的马虎糊涂)「如高考一样烂字家糊涂断送了大好学程」 获了个二等奖心有不甘时。在着初二上学期末了的竞赛中只填了个第五虽还是二等奖却斗志丢得像迷失的…
「记得化学学科取个二等奖即第2名时的无限惆怅,致使市赛中落弟及后事不顺,在此现且不详提」
  
第一章                   章显
“你知道吗,我用Tiandown 的拼写逗同学说是“天下”的意思,呵呵”“不错,也许以后就会有人抢你这个造词的专利”(后有天下网之说)
(这是我与小妹莞尔的对话,浠疏间隐约间记得。没想到前时从书中翻得)
都上初二了心中有些不甘、默默无闻间,所写的《苦三集》只在几十个人手中传阅,总也找不到出版社可以发表。哎也叹也、
  
(记得《冬日恋语录》写完后的几天,电视中竟热播一字之差的剧目,我只能调侃似的在班中一显他的序录、也许是时运不济吧!我的第一个十一万两千七百多字的情景剧交待给火炉了,就像后来有了经验把它们卖了废纸,至少还算压秤)
  
[在摘录此文时平泛总是开篇的开篇,而序文就在此。默默的不想做任何评价,因为这是我几年前时真实的文笔。在此次的摘录工程中是从乙本二册开始,并不会全部的完工,并于网上发布,只是为了去年曾做的声明。  在这里希望大家知道分的清那里是正文,那里是备注,那里是注释,那里是摘录时的附文。      
2008-4-29   2324  尹燕杰,作于海淀石板房]]
[[2008-5-3,是北京一个不错的大雨的天气,在那种感觉下一切都似乎难以不让人沉浸在回忆之中]]
  
第一冈
别管我,做任何事情都有缘由。
夜过了、春意汲着我的心棂[心棂:透过心意之处],看不清冬的末路。他却悄悄地退彻。
还是那么懒纠纠的臂膀,从手袖间掖藏的甘师的武术《祛冬练术》。如书中所叙所需时宜是冬春交际时,哪个珍贵的三点(早上时间)套上棉捂(乌)拉(棉乌拉:东北工人在冬天因买不起皮棉鞋,而替代长穿的长板鞋;)
怀兜着被窝的热气、搓搓手板,一抹头“拼了”推开被厚雪阻着的木柙门。看着书中的招式忙乱的冻得哈砬子淹没了喘气声,双手深陷之后不知之中冷疼之觉全无。我摸到了嫩嫩青草在希压之下伏起,我知道所谓的春使者来了,我将一册小书也顺手抛弃(后来倒了霉,后话暂不提)。带着那份感觉跑进屋中,不知怎得肿大的手指,却灵巧地写完了那幅日记内文<Spring>
后来知道《夜过书斋》中提及的娑雅 英语作文是没有书名号的。
带着那 兴奋到了学校语文课上讲作者是何地之人、突想如是
李白操着小亚西亚碎叶附近‘蒙’或 ‘日耳曼’口音对他的亲王庭 朝仕 大雄宝殿言,那酒话诗语、不知高力士兄(不该称兄,讽比一下)是如何忍耐。
不知白(居易)兄的口音(是否)比得了王维,正在幻想孔子与老子用山东口音与川地口音辩经时的情景    
则早被师的三连环手中白子(粉笔)投标十环了。
<> 让你猖,让你受伤、让你狂,让你死亡
数学课上…
胖胖的数学老师带着同学们可怕之笑进来了,而我不拒她。
[[2008-5-3,午时-饭还没有吃呢,不知这前时唯一留在身边的小册,何时能够在这里挥就]]
我们知道老规矩,这中午及此时晚上最后一堂如果她的十有八九是考试的时辰,对于我这个恋家与龙爪手数学狂人来说二十分钟了解于此等等师的夸奖
之后,第二天我傻眼了,数师在班主任面前表扬的是未来的对头(前时无名,可…)  周广兄[(的确,是那个时间里我尊敬的数学对手,唯一失望的是自己没有坚持下去)]说是又快又准比我这个第一神速多打了几分,大意失荆洲,几人知怎知,
今时刻漏得是未来伴随己的又一个对头”数学大拿”(数师称)  让我这个课代中几何科代颜面不表颜面扫地.
  
<> 不幸的消息,做为初二的学生,学习自然是更紧一层了,可是对于严真以代之际临阵换将事故大忌呀!  可是这就换了.我虽有些畏惧于英师张者  可是无济于世懂吗. 这对于我及以后的英语学程是重大的转折  使我以从以刚刚迎头赶上的热情一浇到底  只唯掌握的不忘是那从张师逼下的二十六字母及几单词,别无物了.
而后世 我只能安份地不存妄想地老老实实地去做一个爱国者,爱国知识份子了,想不爱也不行啊! ,而后时英语差生中有几时能拉下我 ,真是是花显了」
英语或是第二语言 ,可为什么一个中国人,足以自豪的千万年文字
尔等小文怎是我识的得(有点狂文),当今英语时髦让人头疼了得,
  
[谋国际会议上]在他国演讲者皆用母语相袭而我国***在那二千年时,在其论坛上满脸垢相(自以为博学,其他国家领导难道不会英语,呵呵),谬谬自以为是地用英语大殊其言语,殊不知在丢我华族之大言文.
  
724 ,午分觉得那是一场不可以忘记的”验旅” 不要怪我用如此生硬的词汇套用于此,但那确实….<记实>
(大概是在717日吧,至少是左右,外雨浠泣地下着.我在屋中独毕)
那天呀,还昏睡之际摆不丢满月的泛劲儿,被电话铃声儿吵醒,少来的电话.至少是以睡际的月来这是唯几次相中”臭弟弟找你的电话,快点儿”糊乱的接通电话”你好”之后糊乱地知是王刚,他的言语迷茫进睡意中”我昨夜刚包完宿(上网),我们一帮儿十多人去得你不知道呀” (上网前在等大伟游戏之时遇见他,在那时知葛风前几天干了两天挣了七十多块钱在工地上,羡慕的他….)
这是下午二时   我怎的也睡不塌实了,月余的闲际,知识乱花的银子,多多地刮飞了父母的血汗、我知未来几天的应酬。于是挺了疲泛的身子。
                        这是下午四时,父归。我摧让母亲快快准备饭食,父归才始,隧电至王刚约好联络五点共往。
饭来毕时劲,草草添肚冲击(充饥),还疲倦,但“拼得”两字了的,跑至眼前红衣人已五点过几分
                         遂至,待车6线先付出我的两元,接又至新基…
不知未坐过的西4线  找了多亏王刚多问几个人识得 西4就在前头等许时 ,车行间,谈话间,知紧紧挤在人群中的王刚还不知工地在哪? 呵呵  
惨得,(雨声  掩饰不住雷声,狂闪之印也被密雨阻遮不得)
我俩穿着相仿,透过窗外看见昔日的校俯,时至又见苍茫,一望无垠的绿野,在互相让座不久后  迟迟地遂从众人拥到工地的站点,那时的心境一味拥堵
                         到了工地上,并非是热火朝天的感觉 但也知是疏密,问了一波又一波绕过一翻又 问了一波才得实践,那人姓王后时得知。
                         他把我两分到另一个人手里,那人算包工头还是监工  谁晓得,迅速得这人一直为我俩顶不住而对牢骚之表情(因为我们两毕竟是学生)堪犹存,他姓什么我不知,在这鹤地工地原来都是外乡工人反而我俩倒成仅仅地例外。
后来多亏一个老大爷同乡帮忙,后得知这天是盖楼最累的一天。从晚上6点到凌晨6  十二个时辰倒还不假,绝无食言之说。
我们俩先前扛锹四处跟着乱穿,后来跟着他们倒还“清闲”
找到了组织后,我俩真正的开幕,(勾兑水泥袋)装砂石是从推车开始。  几车后  ,我们的速度远不如了,  ‘不行了,又一时老乡大爷的帮忙调换了一下推手。
   我才开始,一夜的装石子之活计,到了夜际在工灯旁飞舞的萤火虫
令我兴奋  如有日记本和笔  我定写下眩美篇章,因那时之惑远胜于今时 浮毕,总是看到疲惫的王刚,本就乏身上阵的我总有不忍,一同来的朋友我怕他坚持不适,怕他累着  自己使分担下来活点  时不时帮他装砂石,夜入深了大片的萤火虫之光,令王刚刚刚所说看见的流星之言顿塞可其口目,夜深可,我盼着至少心中盼着那一阵休息,胜过王刚口中所称“夜宵(工地)”也许心理作用越等越慢,时至那肆 ,我还以为夜宵后工地会停工呢  ,让我大失所望。
     (那夜的星特别的少,  天空被 萤火虫…)
     开饭了,从远方耳傍响起虽微弱奥妙惊心地东西。
我侧身的拭去在臂膀上的映出的含冰晶,甩下手,使跟着前后的人看见,努力的观察着同伴王刚相齐[(原文中有些东西无法复原了)]
      前进向前…  ,像过梅花桩搬从泥泞的工地后到工地租下的一个废弃的幼儿园住家,在那大当院用木条子钉成的桌子与椅子  座位,让我想起始前,从厨房端出饭盆即一盆面条子,打上一小勺“卢子”(卤子),我不知那字怎写的拌料,几半大蒜。
在那情景仰头看着工棚漏开的洞,映出的星光  那感觉
我多希望有本书在身边看看那精神食粮
时间熬皱又被赶上[(因为原文纸张长时间的存储变质字迹有些模糊)]工地,半个多小时,我们俩无处休息。后来在一个沙滩上(即沙子堆)谈天,两个半截袖兄弟在黑色夜幕下,陪伴冷风时袭吹干热汗 那晶莹,接着是又一翻苦干。在边干间,时时有人说快完事了;可又传来还要继续开工,资本家总是不懂工人死活的。市场经济体制下依然,体验生活的出发点让事件一件件变的开脱.偶尔在别人推车时闲下来听那些工地上忙中偷闲的人白唬,那人说当过拉皮条的当过鸡头,在七台河相当出名,接着….也许小说中的人物实际中处处存在吧
  
慢慢地身体真是强撑了,多亏好心人帮忙,后来有时差点单脚活了。可是过了两点没那好事了,人都偷偷跑光了(十二点记名那监工连字不会写   我的名字还得自己动手,多亏一个多月的练字没献丑)就剩几个人了“活”变转到是一点点熬时间却在心中慢慢地过“拼了”“拼 啦”,最后的精神控制法, 一堪闲时 东升之阳  ,让我想起前作《煤场的阳光》 旭日未升,红霞边野山际被划上一边沿,红鱼的彩像海一样要从山边益出。就像同事所说一定会写在日记中,我说当然,可那一个个还让我们猜谁岁数大的人们,都已化入我的小说。被压迫至极的人,善心也被压挤没了吧。
监工的无常时时,呵呵、后来撮石子时口中不心中语“可恶的包工头,你…的  你个混球  你…的”骂人的话,伴随着每一样的活计。
   天已大亮了,没话套话跟人白唬  看着工场号丧装睡的人  偷懒的人   像游戏一样   ,看着人生百态[其实时至今日,人生百态的社会大课堂才是最有用的学问,时时可至],只等待时间的考验,后来监工故意延工,但总停留在6点以内  沙子沙子(那满场地沙石  都快倾了),后又几个小坎,后来监工要来寄存于他手里的手表和王刚的本,后洗了把脸  ,他发话散工了。  我们走时监工阴沉的脸上说别忘了明天6点到开工,到时候别迟到啊!
    碎碎时…  第二天(文能昭则,暗再无别话) 去找王刚 在原来约好的地方
等待一时一时,知王刚够戗了  后遇其同学,探访至王刚家  与其母谈后,商谈许久,知刚不行了,只能搀着王刚累瘸的腿,去工地要工钱,一顿好话,掩迹,后顺利得逞  王刚归时用他那工钱上网吧 ,我归家了…
(其实,有些事情开口难,很多事情不拼尽全力,拒绝就会不期而遇),期间还有很多的杂碎事,略去吧不愿再去回忆,不足轻重。
「明日是25号了,那时间学校报三表和专科,哎,一声长叹」
「今日是729日本该到校看成绩的日子,不是求什么成绩单吧
我此时,不知就向27日把大伟一顿臭损一样,我也后悔  已连续三四日的阴雨连霾,不知伟现在的情行  阔绰的心情外,还有一份儿闲意日子怎样了。
别人的冷眼旁观  我早习以为常算了吧  让西天的云彩得尝,廿北情束子真功。
<>    我不是在乎外世的变故,而是内心中的牵挂有许多的不该慢慢燃起,一分分一滴滴侵我的底心、难剥一块肉芽(但不是钱钟书昆仑老先生所说的“肉芽”蛆货,但强烈的蠕动又有何可比)
     那一天还是清醒的日子,星期天总是无所事适  昨夜的突击  早已不现。总是在到家第一时间将作业做好的习惯依久未改。
清晨  总是在父亲的招唤下起床,6点多钟比平时已多睡好久  心慰的了得。总是懒得动笔写续书文,像赵丽蓉小品中的话语,清晨第一事 厕所 难免,脸得过且过 ,衣服已堆成山  这一洗一上一下午就报销了,真不情愿。时而想着小妹能帮我洗得(在家娇惯的,可是在那第一次给我洗完衣服后就会洗的很干净的,聪明细腻的莞尔)。
堆得老高的衣服,“天啊”忽忽抱起在瞄准盘正中  像美国飞机在广岛,长歧空投原子弹般,“轰”一声像发泄气得人厌  ,已上初三的俩姐,上午不在家如是小妹来该多好啊! 心理想着 . “啪”一声,一只小手拍在我肩头“莞妹,奥 丫头 怎么才来” “呵呵   六哥 你又要…  我帮你洗” “嘿,不洗你也得洗,嘿嘿” “哼哼 ,六哥你说什么?” 我正在肆无忌惮 地将光脚丫子,伸进大盆中 我在她面前永远,永远都是随意无拘无束的快乐  知道吗,‘无人晓得’) “给我洗脚儿” “美得你 她将我的手巾放在胸前  慢慢坐下洗起衣服来。   
“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我坐在大凳子上,光着脚尖点着盆中水直溅到小妹脸上,“恩恩,六哥你够坏的啦,再闹我就 ……”
“怎么的、威胁我,忘了你六哥最不怕的是什么?就有威胁一个”  顺势我就与小妹闹成一团溅 满地都是水 ,后将小妹擒着坐到炕上。
“服不服”,双手把着小妹的双肩,“不服不服,就是不服,没着儿了吧”   顺势,躺在炕上另一头想逃到另一边。
小妹的老把势  我心中有数,纵身一跃正压在小妹身上 双手握住小妹的两个手脘 “还不服,小”  就看见小妹的双眼迥迥地瞪着盯着我,(我并不像平时那样,有时学女孩儿的害羞转目)我也停住了讲话盯着小妹、她慢慢闭下的眼。(真的小妹真的太美丽了,除了苛儿有与之并驾之美外,我从电视上怎样的方法  得知无遇有超其一二者。)
慢慢地我被被吸引住了。我的心瞬时间心潮澎湃 ,涌动着一种冲动激情向上扬着扩着,我不由自主地 向前俯身过去,静静地胸与胸相贴感觉到那种舒适  后漫漫我们的心跳加速 (绝不像平时与兄弟们那种感觉)一个节奏,听到她的呼吸声 “呼恩 呼恩 …” 越来 越响,她的一只手也不由自主地极力去抓她的裙沿。  当我的头迎向小妹的头时 (什么也未想,只是 .)她漂亮的双眸  映入我的眼帘。
带着微笑的感觉,太切(惬)意 ,当我的嘴正努力探向小妹时,嘴角相着漫漫地相侵。正当小妹与 我的嘴彼此相拥更多的“面积”时。那份热浪涌动,身体压在她身体上的扭动,我的一只手在小妹头上插进细腻的柔发中,另一只紧紧的握紧小妹的手时。    十点的铃声响起,小妹的包中手表翁嗡地叮当地响个不停。
我像被什么刺了一样,立刻蹦了起来坐到一旁,有些僵似的。小妹也慢慢坐起来整了整衣襟,正正裙带和用双手理了理发鬓也坐在一旁。我们相视笑了一笑   心有神会地小妹走到桌旁喝了口水问我“六哥,你还喝吗?”我笑了笑,摇了摇手,于是小妹坐在盆旁沉浸在洗衣之中,但脸上的那种羞涩始终红粉如饰,难以用低垂的绣发遮掩。
也许吧,那一天是故意去忘记、也许吧,心中也隐隐想起那时的温馨,不知是怨还是喜。那时的钟声([如若钟声不起,莞妹也许今时就会在我身边  成为我的恋人,如若钟声不起,至少我们就不会相隔异方]),也许那就是青春期的朦动,但此时我不会忘记 不知那时我控制了 我的欲望,是否只是钟声的天意,还是与菀妹之间那时的亲情远大于爱情呢?
[[以上文段的部分与原文有所改动,时过境迁 有些无法不去掩饰;      
2008-5-3 2322  尹燕杰,作于海淀石板房]]
<>    小妹洗衣服的功夫,是我自愦不如的。不到11点,才两个时辰
衣服已经洗完,我们俩嬉笑间将衣服一件件地挤干、拧干(女孩的细腻)
再展开晾在挂衣绳上,看小绳的掸衣服时的情景,真是….
也许我缺少最多的词汇来形容,至少是在用的时候很扒里得的到。[拧词]
       转眼儿,“1110分了,两位姐姐快回来了 六哥我先走啦,我在老地方等你好吧”  也许真的岁月如朝哥小妹越已懂事,或是别的至少增加了她的柔情,但不知我此时更喜欢的是前时莞妹的天真?小妹收拾完毕  然后….
  
<>    春秋即末 冬夏交融    初阔…
        用字典一点一点地查出  这个字“戊”,天干的第五位,就像我刻意地想去将古人的造话   排挤在心框吧,像八卦中的乾[(乾坤的代表符号没找到)]坤“天地”相仿。我希望我的忘性会被我一点一滴地用它们磨蚀下去。
       也许 时间是添饰(通假字)伤痕的良药,时过境迁还不存在可心依丰廉
掖抹之迟(就像我故意将前时间的心绪未填压在文段中,不是因复杂索碎碾转难用“彦”语相澜,确是)
[2005731日,方读《长恨哥》  等篇呷吸品尝,犹然毋求默可诵“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再翻时自改文称时尽 ,按正案公整言、吾语对而论意高律笔诗尽其文。境为其碎称   长恨原文。改律规守意有尽、境无穷。]
[如若昨日 将育子弟文笔之师的,“世态炎凉”,小人仿像样依可叙之称必颂其单,但不原将此册压押成悲怨愤凯之檄文 ,随以时融师之态]
降佭其功,亦默相程,趣末胜芝,灵珑显闻,彰化于世,其曲终衰。澜抹湘邀,遂归桃世,即不可得其纹慎融文以叙彼。
其实就像谁多文章一样,你用心去体会远大于作者画蛇添足之解释,“解释就是遮(掩)饰”不错的谬纹,暂定前纹为《无题·有世》.
小妹走后的一些日子里,我的头中雾帐霓升,飘渺
欲不得求其安在之境。总爱静静地默思着什么,甚至想到未来家境相纤。“庶贵不相炉”之风闻、总似想不通的闷葫芦勾不通的哑泉,淤塞难言,待毙相冲
无节制地看书,以理人际之不辨之道,在课堂上竟跑神至深,连数学课堂中诱我相抻的几何图形  难侵脑中,强迫之时零碎相挤“排出空梦”
竟邀出后时好友魇兄相闻。(梦魇,梦的主宰着)。
我知道田峰兄喜欢莞儿,可是莞尔只把他当成朋友相与我时
时时拒峰兄与千里之外,不知有时见到峰兄他的迥样究竟为语出何方!
日子有时如钟表上秒钟  嘀滴答答响个不停地接连往下过,绝融不下
迟疑。在犹豫不决间,天地都会改换名头为坤乾了吧!永不疲惫地,认任人们去追赶,不知疲惫且在中寻得巧门与规律者  总为是上手而后世醒来的后手反攻其不备,异可了得。
    [紧能挤下的泪,远远抚去唯眼药水的卒味,再也看不到醒时的惺忪与翠咿哑而过来是她的妩媚  志与类同灰。呷他栽年头,举目抬空夜琼星  之徐尔尔原今时皆不成,对不起,是对你更是我志。可儿,那时月,不该,那时日,不该。      《悔期· 那不该》     ———雾酹   200581日下午时分]
  
[[不知为什么,人要因衣食住行烦忧。一杯短酒,觥筹交错,羡鸳鸯双行孽睹世间浮花情。  短短饯行,夜末逸游….   2008-5-11]]
不知为什么,兄弟得所偿,不是忌妒不是羡慕,却心有感伤… 为何
[  就像我现在所处境界,犹有如几年四年前仿,但记忆却迷茫、沮丧与无数的埋怨,让我喜的乐塔切而牙。  嘻远时世封纤亦默想,最想,最能在想象中安藉于我的人莞妹  你在哪…]
   细默捻细浪,纤草恋苦蔚。
<>   也许大脑总是清醒时,才忽忽记忆,可是最想的…
[大雨也已应下了一周了吧   200582日。这是近几年来最大的暴雨   鹤地多洪远,大雨的长袭  顷刻间的宣泄像为我而愤愤不平  似我哭干的泪眼  再次用上天的采意崩发而出,哦伊马裘羊]
在你做不到居高临下时,你的感觉就会异样,至少处境早已大迁了。友注的倾涌早已一边倒,不相逢不相与之。难支难解难求。
[雨下的冒了烟了,如前几日仿佛…   我不愿叙述广播中一遍遍的防汛通报,只是前为吾家危房时去社区(街道社区:是城市中基层的管理单位)去登记危房,看着社区办公室还雨滴直漏呢]
84日,(想的也不是这些废话,却如此而说)“你长得太高大了,让我看不清你们的面目,我亲手种的扶植的树  从幼苗到慢慢倾起长大与我同高时。常时是我唯独可听到我心里话的家伙,我不该有太多的拗执,前行的坎坷需济雾踏阅、而今你们长成了早已超过和你们前年比量时的劲较,举目相望个眺着,惜数,可根依旧叶磅礴,“风摇影动树,枝摇显形身”。」
依默…
「几何花儿也不曾开,几时燕儿不曾归来,几栽未显燕成飞业绩飞,今儿显花儿开  朵朵枝枝。今儿来前儿归,续上燕儿烟火。今儿飞昨时台前燕家群燕  时有访,唯空见昨日小燕初露白脯  踏出谬窝台」棚上依持、几繁荣」
初二的学习生活总是偶尔粘一下日记,才算过一个了断、关卡之下勇夫独闯,不管怎得总少一些,空白的只能用记忆来添补,多少给人当“枪手”的(自己的稿子  盖上名人的章木,受到点评时  自己只从别人名利双收前得到打字工的印字钱  再多是自己的晴晴满足和前些次的邮费得以小补,还有为交社费提了点基础,一些迥色少显吧!)
此时也许心情的不济吧,话头的言语相重。多来了些埋怨,气得气得唯有那小说中还犹存的长篇  初定名为《廿都燕杰》的  还是心中的砥石外。旁的零碎散文夹及小品  总是献给炉灶,废品站 那“枪手”行业,总是会找些悠闲得时令去添充自己的学说,而长摒弃着廿北束党国的献资,什么氏族社的造诣党纲,它的未来走向及种种展想未来。(也许这种不负责任使我应有的事业恢灰而策涌了吧)
总还是会想起与鹤在小学时份的年头,下雨了(完了)该上供电场里的仓库外的铁轨上总是会摆着个小火车,不小火车皮  简易得只剩一个厚铁板下加四个轮子,哏,在后面使劲地推跑  往到下坡时身子一纵 皮孩子吗,总是会在上面感到车上之感,毕竟很少坐车吗(穷孩子的游弋)
[87    感觉前路茫松且意心燃,还在心中想着她与它,有若“乌托邦”的曾想都挥斩不断    夜,不原他来临  但依尽倾来
耳畔循寻引来《明月几时有》的歌曲 但愿人长久      唯妙的诗句染上曲调的悠长  伸人心肺 ,亦难不想起吾少时初学会此词不久之后的月饼节的自涌词时  还隐约间将自己藏身于屋内偶尔伸头去看屋外的月亮  嫦娥玉兔、吴钢  何寻可得?]
[812日,日子写出来都有些不确定了,文落本叙在脑中可幽然间哗然变往走的开染了,许旧的失舵吧!   …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彻策为白忙唬   听尔尔言,刚文前与王林国通电话  无在家其母接电话 接叙三表之故  知其不可然已茫然无措 ,就像包宿他许是去不了啦!  昨日何故  不倾其言语,秀然以物攻,暇哉;苦梦…… 流水]
<>  还记得前些日子  父亲 偶然间想起  让我练字,买了几本中方格,让我练字。看见本上的米老鼠,心就不知烦到哪里去了,一本中方格  两天毕  父要审阅  手翻覆间脸色骤变,隙间眼前煞沫相变
相手虎口大开夹本之末  指尖相连一措手时,本版顿时蕺没
十指双手相拢   麾合一处团攒皱出,倾儿时我泪相辄 父的口中 如篆风骤雨袭将突破了  无时己夜(记 练字本·被撕)
<庚·续>   
      夜末了,在窗台前翻开日记写下了所思,在平本日记中 还写下与分别很久的光屁娃  相别 的撼言,思弟之情…  愈过山谰依旧言。
      
「你说  这是噩耗吗?我说 …… 是。也只能这样孩子  
廿北束 20021007分社揶木」
  
[《心泪》 你知道吗?也许你不知,至少未经历  就难拥有走过了  才知路有颠波 。想透了才栓得住心思718日)。
谁能知道我的不甘心  ,我想回读  我不会一世糊涂  也再不会想依末哩璐!  ,但我不能……]
  
[故事 总须供个始末,不知前路。
  
[ 2008-5-12  凌晨 41   原高中毕业时续写的廿北束·乙本二册 ,在这里就摘录完毕了,有些细节和原文已经无法按前时再现,因由种种。
在本册中增加了摘录时的简短叙述,希望不会是画蛇添足之笔,怀念前时的日子是那样的真实,是那样的富有天分,是现在所不能及的。
原册写就于 2005722日至812日,在里面有很多的缺憾之笔;也有许多也无法再现于笔墨之间,更多的是在书写时深深的封印在记忆中。
---尹燕杰 {作于北京石板房附近}

产品经理体系, 满怀 分享、兼容、互助的产品组织;
CPJLTX.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关注

4粉丝

262帖子

发布主题
推荐阅读更多+
广告位

思想在碰撞中产生火花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投稿邮箱

TG@CPJLTX.COM

产品经理体系-总部:位于北京市中关村

商务合作:SW@CPJLTX.COM

产品经理体系 Copyright© 2006-2017  京ICP备14003958号-1

联系咨询 - Archiver-手机版- 产品经理体系

【免责声明】产品经理体系网,发布内容仅服务于体系内部交流学习,如有雷同纯属巧合;